受閱士兵被隱瞞父親死訊續:已返鄉得知真相
开的什么生肖

受閱士兵被隱瞞父親死訊續:已返鄉得知真相

  在父親遺體前,王震痛哭失聲。

  本報《為神圣一刻,父子生死等候54天》報道發出后,連日來在全國產生了很大反響,成千上萬的網友和讀者被袁亞萍的大義、堅強所深深感動,稱她為“偉大母親”。58天編織善意謊言,58天獨自忍受煎熬。昨天,母親袁亞萍終于等來了自己期盼的時刻——兒子王震在勝利完成首都國慶閱兵任務后,光榮返回家鄉大豐。在得知真相的那一刻,王震50多天來對父親無限的牽掛,瞬間化為無盡的哀痛。當他得知母親為了完成對自己承諾,將爸爸遺體從山東運回家鄉存放58天,并編織一個個謊言,就是為了讓自己順利完成受閱任務時,這位堅毅的軍人再也忍受不住內心的悲痛,和媽媽抱頭痛哭……
 

  去機場路上才知道噩耗


  8月8日,王震的父親不幸死亡之后,王震的母親和部隊領導便開始了長達58天的痛苦隱瞞,一次又一次的北京鹽城對話,包含著巨大的傷悲和折磨。用王震的副政委楊超的話說,他們和王震媽媽一樣感同身受,隱瞞真相同樣是一種痛苦,王震雖然是他們的一名普通士兵,但畢竟朝夕相處近5年,已經有了手足之情。


  按照袁亞萍和岸艦導彈方隊政委陸海林的方案,原準備在10月1日閱兵之后,將真相告知王震,哪知閱兵結束之后,王震一個電話,又讓袁亞萍改變了主意。閱兵剛結束,兒子氣喘吁吁地在閱兵村“搶”了一部電話詢問母親,“爸爸看到閱兵儀式嗎?他很高興吧?”“是的,你爸爸看到了!”兒子再想詢問爸爸的細節,卻被袁亞萍擋了回去。放下電話,袁亞萍陷入深深的矛盾之中,兒子如此興奮,如果現在就告訴他,無疑給兒子當頭一棒,他一定接受不了這個事實,而且離回家還有3天時間,這幾天兒子一定會在極其痛苦中煎熬。更何況回家之后還要等3天,父親才能火化,兒子的身體怎么承受得了?


  當天晚上,袁亞萍再次與陸政委通話,向他表達了自己的擔心,陸政委覺得確實也是個問題,于是大家決定將真相繼續隱瞞下去。但就何時向王震攤牌,用什么方式告訴他,部隊領導和袁亞萍還是猶豫不決。考慮到袁亞萍的感受,部隊非常尊重她的意見,因為王震是她的兒子,母親是最懂兒子的心的。


  3日晚,袁亞萍想讓部隊領導告知真相,但4日上午11點多鐘,王震就將登上回鹽城的飛機,部隊領導這幾天都在忙著撤兵撤裝備,實在抽不出人手,只有王震一人獨自回家,告知真相會不會導致王震的過激反應?部隊領導對此還是比較擔心。但在袁亞萍的堅決要求下,陸海林政委決定利用自己到醫院復診的機會,送王震到機場,然后在車上告知真相。


  在去往機場的路上,陸政委終于婉轉地告訴王震,他的父親早已走了。得知這個噩耗,王震當場放聲痛哭,他說他不相信爸爸就這樣不聲不響地走了,連閱兵都沒有看。在勸慰王震的同時,陸政委接通了袁亞萍的電話,在電話中,袁亞萍哭著告訴兒子,爸爸真的走了,讓他無論如何要堅強起來,爸爸還在家等著他呢。


  有市民7日回北京改成4日走,就為到機場見王震


  昨天中午,當記者隨王震叔叔、嬸嬸等親友趕到鹽城南洋機場接機時,王震所在部隊的副政委楊超早已站在機場外等候。通過本報報道,當地許多市民也得知王震4日中午乘飛機回到鹽城,一些市民也早早地站在旅客出口處等候王震歸來。


  12時許,從北京飛來的航班抵達鹽城南洋機場。艙門打開,身著海洋迷彩服的王震雙眼紅腫地走出機艙,楊超副政委和二叔早已站在通道前迎接,“爸爸沒有了,你要堅強……”王震二叔哽咽著拍著侄子的肩膀。在旅客出口處,當黑色的挽章戴上自己的右臂,一直深信父親還活著的王震,此刻終于明白,慈祥的父親確實已離開了人世。50多天來對爸爸的深深牽掛,瞬間化為無盡的悲痛和哀思,他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悲痛,緊緊地抱著二叔和嬸嬸失聲痛哭……


  王震的到來,一時間也成了機場的“焦點”,當許多旅客和市民得知這就是本報此前報道的王震時,不禁潸然淚下,更多的人則向王震鼓掌,表示心中的敬意。一名特地從射陽帶女兒趕來的母親說,他們全家看到報道后都十分感動,她是邊哭邊看完報紙的。自己的女兒在北京上學,本來乘7日飛機回去的,為了能在機場見到王震一面,就決定改在4日走。“王震的母親很了不起,這樣的母愛讓人敬佩。”


  在機場,王震收到了遠在日本留學的堂弟王晨旭送的一束鮮花,卡片上這樣寫道:我們要學會在磨難中成長,你永遠地失去了父親,但你捍衛了軍人的職責,圓滿地完成了受閱任務,獲得了大家的關心和尊重,希望你能盡快從悲傷中走出來,用感恩的心回報社會,永遠忠于祖國、忠于人民。


  “媽媽我不怪你,你受苦了”


  在從機場回家的路上,王震看到本報的連續報道,當看到照片中母親孤獨地守在爸爸的靈堂前時,這個訓練場上的“鋼鐵戰士”,再次抑制不住心中的悲痛,淚水嘩嘩地從黝黑的面龐滑落。楊超副政委摟著王震說:“我們都是軍人,要學會堅強,媽媽為了你能完成受閱任務,獨自在家忍受煎熬50多天,你一定要挺住,這樣才能讓你媽媽少些悲痛。記住,到家中見了媽媽,不要哭。”懂事的王震止住淚水,默默地點了點頭,“我不哭,媽媽受的苦,比我更多。”


  當邁入家門那一刻,父親的遺像和黑色的“奠”字頓時映入王震眼簾,刺痛著王震的心。見到兒子,近兩個月的期盼、等待、煎熬、痛苦,從袁亞萍的心中瞬間迸發出來,自己脆弱的內心似乎找到了依靠,她猛地站起來,一個箭步竄到王震面前,一把摟住兒子,“哇”地一下放聲大哭。此刻,王震強忍悲痛,表情剛毅,他緊緊地抱著媽媽,“媽,不哭,家里不還有我嗎?你堅強一點。”“兒子,這么多天,我都在騙你,還告訴你說爸爸有知覺了,能喝魚湯了,你相信嗎?怪不怪媽媽?”袁亞萍哭著問兒子。“我相信,相信媽媽的話。我不怪你,讓你受苦了。以后我就是家里的頂梁柱,我不會讓你再受苦。”王震安慰媽媽。“媽媽答應兒子,不哭,你是軍人,是男子漢,也要堅強。你以后就是家里唯一的男人,是媽媽的希望。”袁亞萍勸慰兒子。此情此景,讓在場的所有人都掩面而泣。


  “爸,兒子回來了,你不是說要看我走過天安門的嗎,你在天堂看到了嗎?我們出色完成了任務。”跪在父親遺像前,王震陷入了無盡的悲痛中。他告訴記者,得知爸爸出車禍后,一直沒有聽到爸爸說過話,也懷疑過,但他卻一直堅信爸爸還活著。


  “爸爸,我給你敬個軍禮”


  捧著爸爸的遺像,王震一路哭泣,步行來到設在大豐敬老院的靈堂。一進大門,王震直奔父親的遺體,大哭之際放聲呼喊:“爸爸,我回來了,你怎么躺在這里!”一聲傷心的呼喊,讓在場所有人無不為之動容,現場頓時一片抽泣聲。伏在爸爸的遺體旁,王震泣不成聲,此時,他多么想像以前一樣去拉老爸的手,去拍拍老爸的肩膀,但此時,老爸的臉被撞之后已經變形,且冰凍了57天,他不敢也不愿再去傷害老爸,只是在爸爸的遺體旁失聲痛哭。


  他說他是個不孝之子,他沒能盡兒子的一點義務去照顧一下爸爸,爸爸是為了他才去打工的。要不是為了攢錢給自己買房,爸爸也不會去做苦力活。此時,見兒子如此痛苦,母親袁亞萍哭得更加傷心,幾乎要暈厥過去。王震生怕媽媽出現問題,趕緊抱住媽媽,并停止哭泣安慰媽媽。王震的副政委楊超也在現場勸說,王震慢慢開始堅強起來,他拿出剛從北京帶回來的“守紀標兵”獎狀和閱兵證書,走到父親跟前說:“爸爸,兒子沒有給你丟臉,這是我的獎狀和閱兵證書,你看看吧!”


  看得出來,在父親遺體前,王震似乎有好多話要說,而此時他只能望著爸爸那張熟悉可親的臉龐,一動不動地在流淚。繞著爸爸遺體一周后,王震給爸爸磕了幾個響頭,然后用從閱兵村訓練出來的最優美的軍人站姿,向爸爸敬了一個標準的軍禮,久久都不肯放下。楊副政委也代表岸艦導彈方隊送來了花圈。


  王震是閱兵村的“標兵”


  “王震這個小伙子太好了,訓練非常刻苦,部隊官兵都非常喜歡他,在岸艦導彈方隊,他2次被評為‘守紀標兵’,2次被授予‘訓練標兵’”。10月3日晚8點多鐘,王震的方隊政委陸海林剛結束部隊召開的會議就給記者打來電話,向記者講述了王震在閱兵村的訓練情況。


  陸政委告訴記者,王震是經過精挑細選進入北京閱兵村的,在原來的部隊,他就是個優秀士官,雖然平時很少說話,但卻深受官兵的喜愛。進入閱兵村后,王震訓練格外刻苦,在每次的考核中,他都遙遙領先,位居整個方隊的前列。陸政委還向記者透露,目前方隊正在研究給王震請功。


  8月8日凌晨,陸政委接到了從原部隊打來的電話,得知王震的父親因車禍身亡。在和袁亞萍的通話中,他感受了一位普通母親的傷心和痛苦,但此時閱兵訓練已進入最緊張的時刻,士兵一個不能少,好在袁亞萍深明大義,主動提出不讓王震知道。陸政委說,正是考慮要隱瞞此事,所以方隊沒有搞任何形式,只能暗中激勵王震好好訓練,報答已經死去的父親和正在承受痛苦的母親,圓滿實現他們父子的光榮夢想。


  訓練期間,陸政委也病倒了,不得不接受醫院手術。在短短的住院期間,陸政委一直和王震的母親袁亞萍保持著聯系,不斷給她鼓勵和安慰,在這種特殊的時刻,作為部隊領導也只能這樣。考慮到王震要在國慶期間回家,陸政委好不容易托人才買了一張飛機票。考慮再三,部隊一直沒敢將這個噩耗告訴王震。陸政委說,作為一名軍人,希望他回家后,能堅強面對父親的不幸。


  
 

相關閱讀
責任編輯:虞浙余校對:總編室最后修改:
0

开的什么生肖 时时彩后一100稳赚lm0 678龙虎电玩城 天龙国际app下载 网上抢庄牌九是假的吗 压龙虎技巧公式 盈宝彩骗局 玩扑克牌三公洗牌出千 复式投注计算器 福建时时2元网 北京塞车计划全天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