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學筆記本》片段(1914—1915年)
开的什么生肖

《哲學筆記本》片段(1914—1915年)

  
  關于《費爾巴哈全集》和《黑格爾全集》卷目的札記[175]
  (1914年9月)
  Log.536[注:這是圖書編號。——編者注]
  《費爾巴哈全集》,博林版
  第1卷  關于死和不死的思想
  第2卷  哲學評論和基本原理
  第3卷  近代哲學史
  第4卷  萊布尼茨的哲學
  第5卷  皮埃爾·培爾
  第6卷  基督教的本質
  第7卷  基督教的本質一書的說明和補充
  第8卷  宗教本質講演錄
  第9卷  諸神世系學
  第10卷  關于倫理學的書信和死后發表的箴言
  Log.I.175[注:這是圖書編號。——編者注]
  《黑格爾全集》
  第3、4、5卷  邏輯學
  第19卷(第1、2部)  黑格爾書信集
  載于1930年《列寧文集》俄文版第12卷
  譯自《列寧全集》俄文第5版第29卷第346頁
  關于論述黑格爾的最新文獻[176]
  (1914年12月)
  新黑格爾主義者:凱爾德、布拉德萊[177]
  詹·布·貝利:《黑格爾邏輯學的起源和意義》1901年倫敦版(共375頁)。書評載于1902年《哲學評論》第2卷第312頁。據說他不是僅僅重復黑格爾的用語(象維拉那樣)。而是力圖歷史地加以研究和說明。其中提到第10章:邏輯學和自然界的關系(據說黑格爾未曾達到目的)。據說黑格爾的作用在于:他“證明了認識的客觀性質……”(第314頁)
  威廉·華萊士:《黑格爾哲學特別是他的邏輯學入門》1894年牛津和倫敦版。這是該書的第2版。書評載于1894年《哲學評論》第2卷第538頁。第1版在1874年出版。作者翻譯了黑格爾的邏輯學。
  “華萊士先生十分精確地闡述黑格爾對這門科學(邏輯學)的見解……這門科學既使自然哲學也使精神哲學從屬于自己,因為純思想或觀念是物質現實和心理現實的共同基礎。”(第540頁)
  {《精神哲學>)[178]也是他翻譯的(1894年),內附解說一章。書評也載于《哲學評論》。}
  《哲學雜志》[179]第111卷(1898年)第208頁上有一篇贊揚華萊士的評論,但毫無內容。
  帕·羅塔:《黑格爾的復興和“永恒哲學”》,載于意大利的1911年《哲學評論》[180]第1期——(評論載于1911年《哲學評論》第2卷第333頁)。
  羅塔是凱爾德(Caird)的擁護者。似乎沒有什么東西。
  其中談到“……布拉德萊關于看不見的能的新黑格爾主義觀點,這種能是經常出現的,是在一切變化和每一單獨的活動中存在和起作用的”。[181]
  {關于能的唯心主義解釋}
  約·格里爾·希本:《黑格爾邏輯學釋義》1902年紐約版(共313頁)。
  書評載于1904年《哲學評論》第1卷第430頁:“希本先生這部著作的名稱盡管如此,但里面根本沒有解釋性的說明,而幾乎是逐字逐句的摘錄。”作者編了一種黑格爾邏輯學名詞匯編之類的東西。但據說問題的實質不在這里:“評論家們仍然就黑格爾所采取的立場,就他的辯證法的基本含義和真正目的進行爭論。有一些新的解釋,特別是麥克塔格特和喬·諾埃爾的解釋同塞思的著名的評論文章是相對立的,它們給予了整個邏輯學以完全不同的含義。”(第431頁)
  書評的作者[182]一般地指出“這些年來”……“黑格爾主義在盎格魯撒克遜國家的復興”
  按希本的意見,黑格爾的邏輯學“不是一個簡單的思辨體系、或者多少合乎科學的抽象概念的結合;‘它同時還是從世界生活的全部具體意義方面來對世界生活作出的解釋’”(第430頁)。
  1913年3月《普魯士年鑒》[183](第151卷),斐·雅·施米特博士的論文:《黑格爾和馬克思》。作者贊揚向黑格爾的轉變,責罵“認識論的經院哲學”,引證(從《普魯士年鑒》中)新黑格爾主義者康斯坦丁·律斯勒和阿道夫·拉松的話,并就普倫格的著作[184]發表了下述意見:馬克思不懂得“民族觀念”這個合題的意義。馬克思組織工人的功績是巨大的,然而……是片面的。
  對馬克思進行“自由主義的”(確切些說資產階級的、憐憫工人的,因為作者大概是保守分子)歪曲的范例。
  麥克塔格特·埃利斯·麥克塔格特:《黑格爾辯證法研究》1896年劍橋版(共259頁)。書評載于《哲學雜志》第119卷(1902年)第185頁———據說他是黑格爾哲學通,他維護黑格爾的哲學,回擊塞思、巴爾福、洛采、特倫德倫堡等人的攻擊(看來作者塔格特是極端的唯心主義者)。
  埃米爾·哈馬赫爾:《黑格爾哲學的意義》(共92頁)1911年萊比錫版。
  書評載于《哲學雜志》第148卷(1912年)第95頁。書評說:關于“康德之后的唯心主義在目前的重現”的意見是不錯的,文德爾斑是不可知論者(第96頁)等等;但作者也象黎爾、狄爾泰以及其他“名流”一樣,對黑格爾的“絕對唯心主義”根本不懂,他承擔了自己不能勝任的工作。
  安德魯·塞思:《從康德到黑格爾的發展,附有宗教哲學的篇章》1882年倫敦版。書評載于《哲學雜志》第83卷第145頁(1883年)。
  據說作者為維護黑格爾而反對康德。(總的說來是贊揚。)
  斯特林:《黑格爾的秘密》。書評載于上述雜志第53卷(1868年)第268頁。作者是黑格爾的狂熱的崇拜者,他向英國人闡述黑格爾的學說。
  貝爾特蘭多·斯巴芬達:《從蘇格拉底到黑格爾》1905年巴里版(共432頁,4.50里拉)。書評載于上述雜志第129卷(1906年)——這是一本論文集,其中論及黑格爾,斯巴芬達是黑格爾的忠實信徒。
  斯特林:《黑格爾的秘密》。
  意大利文:
  斯巴芬達:《從蘇格拉底到黑格爾》。
  拉斐爾·馬里安諾。
  德文:
  米希勒和黑林:《黑格爾的辯證方法》(1888年)。
  施米特:《黑格爾辯證法的秘密》(1888年)。
  載于1930年《列寧文集》俄文版第12卷
  譯自《列寧全集》俄文第5版第29卷第347—350頁

  關于讓·佩蘭《物理化學論文。原理》的書評[185]
  (1914年12月)
  注意讓·佩蘭:《物理化學論文。原理》(共300頁)。1903年巴黎版。阿貝爾·萊伊在1904年《哲學評論》第1卷上發表評論,題目是《物理化學的哲學原理》。(佩蘭分析了力、原因、能等等概念,反對“把能看作神秘的本質……”(第401頁)阿貝爾·萊伊稱佩蘭為“新懷疑論體系”的反對者。)
  載于1930年《列寧文集》俄文版第12卷
  譯自《列寧全集》俄文第5版第29卷第350—351頁

  彼得·蓋諾夫《費爾巴哈的認識論和形而上學》[186]
  1911年蘇黎世版(伯爾尼學位論文)(共89頁)
  國立圖書館
  (1914年12月16—17日〔29—30日〕)
  這純粹是中學生的作業,它幾乎全是由摘自《費爾巴哈全集》約德爾的版本的引語組成的。如果僅僅當作一部引語匯編來看,或許還有用,但也不夠完備。
  作者對這個題目遠沒有研究透徹
  作者主要引證:
  第2卷,特別是其中的《綱要》和《原理》,其次是《反對二元論》。
  第10卷,特別是其中的《論唯靈論和唯物主義》。[187]
  注意  第8卷,《宗教本質講演錄》(費爾巴哈自己在1848年寫道:這是一部比他1841年出版的《基督教的本質》更成熟的著作)第8卷第26、29、102—109、288、329頁及其他頁。
  第7卷。《宗教的本質》(1845年:費爾巴哈認為這是一部重要的著作)。
  第4卷。《萊布尼茨》及1847年的注釋。(注意)第4卷第261、197、190—191、274頁。
  第7卷。對《基督教的本質》的補充。
  作者(按費爾巴哈的精神)引證了:
  埃賓豪斯:《實驗心理學》第110頁和第45頁。
  弗·約德爾:《心理學教科書》第403頁。
  奧·福雷爾:《腦和靈魂》第10版第14頁
  據說朗格(第2卷第104頁)反對費爾巴哈,顯然是不對的(第83頁和第88頁),他歪曲(并否定)費爾巴哈的唯物主義[188]。
  作者首先概述了費爾巴哈哲學的發展過程:《關于死的思想》(1830年)——當時費爾巴哈還是黑格爾主義者;《作家和人》(1834年)[注:此處作者還“不是泛神論者,而是多神論者”(第15頁);“與其說他是一個黑格爾主義者,不如說他是一個萊布尼茨主義者”(第15頁)。]——決裂的開始;《反黑格爾批判》(1835年)——費爾巴哈反對黑格爾的敵人,但也不是擁護黑格爾(參看格律恩第1卷第390頁和第398頁,第2卷第409頁[189])。——《黑格爾哲學批判》(1839年)。——《基督教的本質》(1841年)——決裂——《綱要》和《未來哲學原理》(1842年和1843年)。——《宗教的本質》(1845年)。——《宗教本質講演錄》(1847年)。
  載于1930年《列寧文集》俄文版第12卷
  譯自《列寧全集》俄文第5版第29卷第351—352頁

  保爾·福爾克曼《自然科學的認識論原理》
  (《科學和假說》,IX)1910年萊比錫第2版
  (伯爾尼圖書館,Nat.IV.171)[注:這是圖書編號。——編者注]
  (1915年)
  作者在哲學上是個折中主義者和庸人,特別是在他反對海克爾、談論巴克爾等人的時候。但他畢竟是有唯物主義傾向的,例如他在第35頁上寫道:“有一個問題:是我們把概念加給自然界,還是自然界把概念加給我們”——據說要把這兩種觀點結合起來。據說馬赫是正確的(第38頁),但我卻以“客觀的”觀點來同它(馬赫的觀點)對立:
  “因此我認為:我們的邏輯起源于我們之外的事物的規律性進程;自然過程的外部必然性是我們的第一個導師,而且是最真正的導師。”(第39頁)
  作者反對現象學和現代一元論,但他完全不了解唯物主義哲學和唯心主義哲學的實質。其實,他本著一般實證論的精神把問題歸結于自然科學的“方法”。他甚至不能提出人類意識(和感覺)之外的自然界的客觀實在性問題。
  載于1930年《列寧文集》俄文版第12卷
  譯自《列寧全集》俄文第5版第29卷第353頁

  麥克斯·費爾伏恩《生物起源假說》
  1903年耶拿版
  (Med.5218)[注:這是圖書編號。——編者注]
  (1915年)
  作者闡發了關于“活的實體”以及它的化學新陳代謝這個專題。專題。
  {參看第9頁“酵素”[190]定義}
  附有關于這個問題的文獻索引。
  第112頁——“作業假說”據說是問題的實質所在。例如,在19世紀,唯物主義給自然科學帶來很大的好處,但“今天已經沒有一個哲學家-自然科學家會認為唯物主義觀點是合適的了”(第112頁)。永恒真理是沒有的。思想的意義、效果和它們作為“酵母”的作用,——“酵母制造東西和發生作用”(第113頁)。
  這里的特色是天真地表達了這樣一種觀點:“唯物主義”起著阻礙作用!毫不理解辯證唯物主義,完全不會區別作為哲學的唯物主義和自稱為唯物主義者的當代庸人的各種落后觀點。
  作者的目的——“對生命現象作力學的分析”(序言第1頁)——引證《普通生理學》最后一章的話。
  作者主張不要說“活的蛋白質”(第25頁),據說這是個模糊不清的概念,也不要說“活的蛋白質分子”(“因為分子不可能是活的”),而要說“生源質分子”(第25頁)。
  化學的東西向有生命的東西的轉化,——看來這是問題的實質所在。為了在這種新的、還不明確的、假說性的東西中更自由地前進,要打倒“唯物主義”,打倒“束縛人的”舊觀念(“分子”),為了更自由地尋找新知識,采用新名稱(生源質)!注意。有關物理學和一般自然科學中的現代“唯心主義”的根源和活生生的動因問題。
  載于1930年《列寧文集》俄文版第12卷
  譯自《列寧全集》俄文第5版第29卷第353—354頁

  弗·丹奈曼《我們的世界圖像是怎樣構成的?》[191]
  1912年斯圖加特(宇宙)版
  (Nat.XII.456)[注:這是圖書編號。——編者注]
  (1915年)
  作者在這本小冊子中概述了自己的四卷本著作:《自然科學的發展和相互聯系》。
  從古埃及到我們這個時代,文化發展約有5000年了。按荷馬的說法,大地就是地中海和它沿岸的國家,僅此而已(第8頁)。
  在埃及,明朗的夜空便于天文學研究。人們觀察了星體、星體運動、月球等。
  {(((過分嘩眾取寵……)))作者漫不經心,妄自尊大,寫小品似地談論哲學問題,庸俗。}
  起初,人們計算出一個月有30天,一年有360天(第31頁)。古埃及人已經計算出一年有365天(第32頁)。埃拉托色尼(公元前276年)確定地球的圓周為250000“斯達第”[注:古希臘的長度單位,每一斯達第約等于174—203公尺。——編者注]=45000公里(不是40000公里)。
  這本小冊子不倫不類:如果當作哲學著作則嫌太草率、夸夸其談、膚淺、庸俗;如果當作通俗書籍則又顯得裝模作樣。
  阿里斯塔克猜測到地球圍繞著太陽旋轉(第37頁)(在哥白尼(1473—1543)以前1800年)。(公元前3世紀)他計算出月球為地球的1/30(不是1/48),而太陽為地球的300倍(不是1300000倍)……
  托勒密的體系(公元2世紀)
  15世紀:天文學的興盛——和航海的關系。
  哥白尼(1473—1543):太陽中心說。圓(不是橢圓)。
  ((只是在19世紀中葉,才用改進的測量儀器證明恒星形狀的變化。))
  伽利略(1564—1642)。
  開普勒(1571—1630)。
  牛頓(1643—1727)。
  望遠鏡等  地球兩極的((發現了  扁縮是直徑的2000多萬1/229不是1/299顆星等等))
  畢達哥拉斯(公元前6世紀)認為世界受數和度支配
  古代哲學家的四種元素、物質:土、火、水、空氣……
  德謨克利特(公元前5世紀):原子……
  17世紀:化學元素。
  光譜分析(1860)。
  電等等。
  力的守恒定律。
  載于1930年《列寧文集》俄文版第12卷
  譯自《列寧全集》俄文第5版第29卷第355—356頁

  路德維希·達姆施泰特《自然科學和技術歷史指南》
  1908年柏林第2版
  (國立圖書館閱覽室)
  (1915年)
  光速的測定:
  1676:奧勒·羅默(根據木星蝕):每秒40000地理哩,
  (小于……………………………300000)公里/秒
  (小于………………………298000公里)
  1849:菲佐(齒輪和反射鏡):每秒42219地理哩…………=313000公里/秒
  1854:富科(兩面旋轉鏡等):每秒40160地理哩…………=298000公里/秒
  1874:阿爾弗勒德·科爾尼(用菲佐的方法)300400公里/秒300330公里/秒
  1902:佩羅丹(同上)………………299900(±80公尺)公里/秒
  載于1930年《列寧文集》俄文版第12卷
  譯自《列寧全集》俄文第5版第29卷第356—357頁
  拿破侖《思想》[192]
  1913年巴黎版袖珍叢書第14號
  (國立圖書館)
  (1915年)
  “大炮摧毀了封建制度。墨水正在摧毀現在的社會制度(第43頁)……
  ———在每次戰斗中都有這樣的時刻:最勇敢的士兵在極度緊張之后也感到有逃跑的愿望。這種驚慌失措的情緒,是由于對自己的英勇精神喪失信心而產生的;但是,某種微不足道的情況、某種口實卻足以使他們恢復這種信心:高超的藝術就在于創造這樣的情況和口實。”(第79—80頁)
  載于1930年《列寧文集》俄文版第12卷
  譯自《列寧全集》俄文第5版第29卷第357頁

  阿爾圖爾·埃里希·哈斯《現代物理學中的希臘化時代精神》[193]
  1914年萊比錫版(共32頁)(伐愛脫公司)
  (1915年)
  書評載于1914年《康德研究》第3期(第19卷)第391—392頁,作者是物理學史(保·福爾克曼特別注意這門歷史)教授,他強調赫拉克利特和湯姆森的特殊聯系等等。
  載于1930年《列寧文集》俄文版第12卷
  譯自《列寧全集》俄文第5版第29卷第357頁
  泰奧多爾·利普斯《自然科學和世界觀》
  (在斯圖加特召開的德國自然科學工作者第七十八次代表大會上的發言)
  1906年海德堡版
  (伯爾尼圖書館。Nat.Varia.160)[注:這是圖書編號。——編者注]
  (1915年)
  康德-費希特派的唯心主義者,他強調說,無論現象學(最新的現象學——“只承認現象”,第40頁),或者唯能論和活力論,都是本著唯心主義精神進行工作的(同上)。
  物質——X。
  “物質性”——“假定的表達方式……”(第35頁)
  “自然界是精神的產物”(第37頁)等等。
  “總而言之,唯物主義首先不是別的,而是自然科學任務的新名稱。”(第32頁)
  載于1930年《列寧文集》俄文版第12卷
  譯自《列寧全集》俄文第5版第29卷第358頁

  注釋:
  [175]  關于《費爾巴哈全集》(威·安·博林和弗·約德爾出版)和《黑格爾全集》(德文第1版)卷目的札記用德文寫在單獨一張紙上,這張紙的紙質和大小同寫著《黑格爾<邏輯學>一書摘要》的開頭部分、后來粘貼在《黑格爾<邏輯學>。Ⅰ》這冊筆記本里的幾張紙完全相同。因而有根據認為,關于《費爾巴哈全集》和《黑格爾全集》的卷目札記是列寧著手作《邏
  輯學》摘要之前,即在1914年9月寫的。——335。
  [176]  《關于論述黑格爾的最新文獻》寫在《黑格爾<邏輯學>。Ⅲ》這冊筆記本的末尾,從筆記本最后一頁寫起,下接倒數第2頁。在《邏輯學》一書摘要的末尾和這篇札記之間還有幾頁空白。由此看來這篇札記可能是列寧在《邏輯學》一書摘要結束之前開始寫的。——336。
  [177]  列寧把弗·布拉德萊,顯然還有愛·凱爾德稱作英國新黑格爾主義(或稱“英國黑格爾主義”)的代表。他們和托·格林、約翰·凱爾德以及其他一些人利用黑格爾的絕對唯心主義從理論上論證宗教,反對唯物主義和自然科學,特別是反對達爾文主義。
  19世紀下半葉,在許多歐洲國家和美國的哲學發展中,出現了某種“轉向黑格爾”(列寧語)的趨向。在英國,這種趨向是從詹·哈·斯特林的《黑格爾的秘密》一書于1865年問世開始的。在壟斷前資本主義轉變為帝國主義時期,經驗論哲學(耶·邊沁、約·斯·穆勒、赫·斯賓塞)及其倫理個人主義的原則已經不符合英國資產階級保守派的利益。黑格爾的絕對唯心主義便引起了資產階級思想家們的注意。“英國黑格爾主義者”利用黑格爾學說的反動方面,特別是它的絕對精神的概念,而在喬治·貝克萊、大衛·休謨的主觀唯心主義傳統的影響下,拋棄黑格爾的唯理論和發展思想。黑格爾辯證法的要素僅僅被他們用來為不可知論進行詭辯式的辯護。在社會學領域,新黑格爾主義者論證建立強有力的中央集權國家的必要性,認為公民的利益要完全服從于這個國家。——336。
  [178]  指1894年在牛津出版的黑格爾《哲學全書》第3部分《精神哲學》的英譯本。該書德文第1版是1817年出版的。——337。
  [179]  指《哲學和哲學批判雜志》。
  《哲學和哲學批判雜志》(《Zeitschrift für Philosophie undphilosophische Kritik》)是德國的哲學刊物,由德國唯心主義哲學家伊·赫·費希特創辦,德國唯心主義哲學派別的一批教授擔任編輯,1837—1918年先后在哈雷、萊比錫出版。1846年前稱為《哲學和思辨神學雜志》。——337。
  [180]  《哲學評論》(《Rivista di Filosofia》)是意大利哲學協會的機關刊物,1870—1943年先后在佛羅倫薩、羅馬、熱那亞等城市出版(從1909年起用此名稱)。1945年復刊。——337。
  [181]  此處引自對亞·基阿佩利《現代多元論和一元論》一書的評論,見1911年《法國和外國哲學評論》第9期第333頁。——337。
  [182]  這篇書評的作者是L.維貝爾。——337。
  [183]  《普魯士年鑒》(《Preuβische Jahrbncher》)是德國保守派的政治、哲學、歷史和文學問題雜志(月刊),1858—1935年在柏林出版。—338。
  [184]  指約·普倫格的《馬克思和黑格爾》一書(1911年)。列寧關于這本書的札記,見本卷第353—356頁。——338。
  [185]  關于讓·佩蘭《物理化學論文。原理》(1903年)一書書評的札記,寫在《黑格爾<邏輯學>。Ⅲ》這冊筆記本的末尾。書評是阿·萊伊寫的,載于1904年《法國和外國哲學評論》雜志第4期。這篇札記在關于論述黑格爾《邏輯學》的著作的書評札記中間,它前面是同一期雜志上的關于約·格·希本著作的書評的札記(見本卷第337—338頁)。—340。
  [186]  關于彼得·蓋諾夫《費爾巴哈的認識論和形而上學》(1911年)一書札記寫在《(其他+)黑格爾》這本筆記本的第1頁。列寧借閱該書時填寫的伯爾尼圖書館閱覽室索書卡還保存著。索書卡上注明借書日期是1914年12月29日,歸還日期為12月30日。
  這冊筆記本第2—3頁上寫的是保·福爾克曼《自然科學的認識論原理》(1910年)和麥·費爾伏恩《生物起源假說》(1903年)兩書的札記,從第4頁開始寫《黑格爾<哲學史講演錄>一書摘要》。——341。
  [187]  收入《費爾巴哈全集》第2版第2卷和第10卷的這4篇作品全稱是:《關于哲學改革的臨時綱要》(1842年)、《未來哲學原理》(1843年)、《反對身體和靈魂、肉體和精神的二元論》(1846年)和《論唯靈論和唯物主義,特別是從意志自由方面著眼》(1863—1866年)(見《費爾巴哈哲學著作選集》1984年商務印書館版上卷第101—119、120—186、193—219、410—534頁)。——341。
  [188]  指弗·阿·朗格《唯物主義史及對當代唯物主義意義的批判》一書(1866年)。該書偽造唯物主義哲學史。——342。
  [189]  指卡爾·格律恩出版的路·費爾巴哈遺著兩卷本《路德維希·費爾巴哈的書簡.遺稿及其哲學發展的評述》第1卷,以及《費爾巴哈全集》第2版第2卷。——342。
  [190]  “酵素”是“酶”的舊稱。麥·費爾伏恩在其著作第9頁上對“酵素”的概念下了一個定義:“酵素是活的實體的產物,其特點是能分解大量的一定的化學化合物,而本身卻不受到破壞。”——344。
  [191]  關于弗·丹奈曼《我們的世界圖像是怎樣構成的?》(1912年)一書的札記,寫在《哲學》筆記本的第1頁上;在這一頁上還有路·達姆施泰特《自然科學和技術歷史指南》(1908年)一書的摘錄。從這冊筆記本的第2頁起,是《諾埃爾<黑格爾的邏輯學>一書摘要》(見本卷第279—285頁)。——346。
  [192]  關于拿破侖《思想》一書(1913年)的札記,寫在《哲學》筆記本的第2頁的末尾。從這一頁開始是《諾埃爾<黑格爾的邏輯學>一書摘要》(見本卷第279—285頁)。——349。
  [193]  關于阿·埃·哈斯《現代物理學中的希臘化時代精神》(1914年)一書書評的札記,寫在《哲學》筆記本中,《黑格爾辯證法(邏輯學)的綱要》(見本卷第286—291頁)之后。書評是B.鮑赫寫的,載于1914年《康德研究》雜志第3期。同一頁上還有關于泰·利普斯《自然科學和世界觀》一書(1906年)的札記,下一頁起是《斐·拉薩爾<愛非斯的晦澀哲人赫拉克利特的哲學>一書摘要》。
  《康德研究》雜志(《Kantstudien》)是德國新康德主義者的刊物,由漢·費英格創辦,1897—1944年先后在漢堡、柏林、科隆出版(有間斷),1954年復刊。——349。 
  
0

开的什么生肖 北京pk10走势怎么看 二人麻将在线玩 猫咪网址是多少来着 欧泊彩票app 时时彩稳赚技巧和经验 万人棋牌官方网站 电子游戏平台抢庄牌九 北京pkapp下载 河北时时平台下载 北京福彩pk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