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狐貍和雞窩 (1912年10月18日〔31日〕)
开的什么生肖

論狐貍和雞窩 (1912年10月18日〔31日〕)

關于巴爾干戰爭和“歐洲”對待這場戰爭的態度的問題,是當前政治中最令人關切的問題。對整個民主派,特別是對工人階級來說,弄清楚各個政黨在這個問題上代表什么階級利益,是很重要的。

十月黨人、民族黨人、無黨派“愛國人士”,——從《新時報》到《俄羅斯言論報》,他們的政策都是簡單明了的。攻擊奧地利,挑起人們同它開戰,叫喊俄國負 有“斯拉夫人的使命”——所有這一切都是一種想轉移人們對俄國內政問題的注意、想從土耳其“撈一把”的欲蓋彌彰的圖謀。對內支持反動派,對外支持殖民主義 的、帝國主義的掠奪——這就是這個粗暴的“愛國主義的”“斯拉夫的”政策的實質。

立憲民主黨人的政策偽裝得比較圓滑巧妙,但是他們的政策實際上也是帝國主義的反動的大國政策。了解這一點是特別重要的,因為自由派狡猾地用民主詞句來掩蓋自己的觀點。

請看一下《言語報》吧。起初(在米留可夫同薩宗諾夫“親切的會晤”[123]之前)有人責備薩宗諾夫“妥協”,責備民族黨人削弱了占領君士坦丁堡的“偉大主張”。現在,在會晤以后,《言語報》同意《俄國報》的意見,痛罵《新時報》“糊涂好斗”。

那么,《言語報》現在的政策是怎樣的呢?

開始時不應當提出傲慢的要求,因為這樣一來我們就會失去支持(法國和英國的支持),“最后甚至會被迫得不到應得之數”(第278號)!!

因而,《言語報》反對沙文主義者,是因為嫌他們“最后會得不到應得之數”。就是說,你們沙文主義者大吹大擂卻一無所得,我們則主張心平氣和,不聲不響,在法國和英國的資產階級的支持下大撈一把!

《言語報》寫道:“為了我們巴爾干的被庇護者的利益,我們需要得到”支持(三國協約的支持),請注意這一點:《言語報》也主張由俄國來“庇護”(保護)斯拉夫人,主張由狐貍來保護雞窩,不過主張要更狡猾地保護!

《言語報》說:“凡是可以爭得的一切都靠這個唯一的方法——歐洲外交的協作。”

問題很清楚:立憲民主黨的政策的實質也就是《新時報》所鼓吹的那種沙文主義和帝國主義,只不過更狡猾更巧妙罷了。《新時報》粗暴地愚蠢地發出戰爭威脅, 用的是俄國一國的名義。《言語報》“圓滑巧妙地”發出的也是戰爭威脅,不過用的是三國協約的名義,因為說“不應該得不到應得之數”,也就是發出戰爭威脅。 《新時報》主張由俄國來庇護斯拉夫人,《言語報》主張由三國協約來庇護斯拉夫人,就是說《新時報》主張只要我們一只狐貍進雞窩,而《言語報》則主張三只狐 貍協同行動。

整個民主派,特別是工人,反對由狐貍或狼來對斯拉夫人進行任何“庇護”,主張各國人民完全自決,主張完全的民主,主張斯拉

夫人擺脫“大國”的任何庇護。

自由派和民族黨人的爭論是關于歐洲資產階級對巴爾干各國人民進行掠奪和奴役的不同方法的爭論。只有工人是在實行真正民主派的政策——爭取在一切地方實行自由和民主,徹底反對各種“庇護”、掠奪和干涉!

載于1912年10月18日《真理報》第146號

譯自《列寧全集》俄文第5版第22卷第146—150頁

【注釋】

[123]帕·尼·米留可夫同外交大臣謝·德·薩宗諾夫的會晤是1912年9月底或10月初舉行的。會晤時討論了沙皇政府的巴爾干政策。據當時報紙報道,“外交大臣對交談者發表的一切觀點都非常滿意。”——[159]。

本文關鍵詞: 彼得堡 工人 代表
相關閱讀
責任編輯:焦楊校對:總編室最后修改:
0

开的什么生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