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化中國方案”是對西方現代化模式的超越
开的什么生肖

“現代化中國方案”是對西方現代化模式的超越

過去200多年來,現代化成為西方經驗和“西方化”的代名詞,西方模式似乎成為唯一可以模仿的樣本。然而,自上世紀以來,很多發展中國家照搬西方模式,不僅沒有實現現代化,反而失去了發展自主性,錯過了發展機遇期,進而落入了發展陷阱。“西方化”是人類走向文明的理想模式的神話已經被其自身實踐打破,一些試圖復制西方發展道路的國家也紛紛失敗。而中國獨立自主地探索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現代化道路取得了巨大成就,走出了區別于西方現代化模式的中國現代化道路。

一、對現代化價值選擇和文明形態進行重構

“現代化中國方案”是社會主義的現代化方案,其價值遵循和理論基礎是馬克思主義。馬克思主義是在對西方近代思想的批判和超越中形成的,蘊含著一種新價值理念和人文關懷,是一種指向人類共同未來的現當代思想文化。特別是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21世紀馬克思主義,以嶄新的話語方式,塑造新時代中國現代化的價值理念,引領世界轉型發展方向。突出體現在:其一,在現代化的原則上,社會主義中國的現代化方案,把歷史唯物主義和辯證唯物主義作為新世界觀方法論確立的原則,以社會存在與社會意識、生產力與生產關系、經濟基礎與上層建筑、社會革命與改革、共建共享等新的話語方式表達其新理論,實現了歷史理性、辯證理性與實踐理性的統一。其二,在現代化的價值選擇上,社會主義中國的現代化方案,遵循“每個人的自由發展是一切人的自由發展的條件”的科學預言與構想,致力于“為人民謀幸福”和“為人類求解放”,堅持以人民為中心,致力于在發展中確立人的主體性和獨立性,表達了共產主義與人類解放的人類社會理想發展目標與歷史新起點,牢牢占據科學真理與道義信仰的制高點。其三,在處理人與自然關系問題上,現代化中國方案秉承馬克思主義的自然觀,在“自然優先”中確立人的主體性,尊重、順應和保護自然,構建人與自然“生命共同體”,建設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現代化,始終尊重、保護和順應自然,創立了社會主義的生態文明,這與西方現代化中的自然觀和行為不同。正如習近平總書記2013年7月22日在湖北考察時所說的:“我們不能照搬發達國家現代化模式,因為地球沒有足夠資源支撐。必須走自己的道路,對人類有所貢獻。”中國的現代化過程把生態環境保護與滿足人民生態環境需要統一起來,實現了從“人類中心主義”到涵蓋人類在內的“人與自然生命共同體”轉變,堅持自然優先,以人為本,追求制度秩序良性運轉、精神文化極大豐富、生態環境和諧有序的人類生活文明和發展文明,是人類文明發展的一個新形態,反映出人與自然關系的進一步完善與升華。

可見,雖然現代化概念緣起于西方,但中國的現代化沒有照搬西方現代化,而是依據國情進行創新,從價值立場到價值選擇再到價值構建,正確處理人與自然關系,明確現代化中國方案與西方現代化模式在價值立場上的區別,借此反思西方現代化理論缺陷和實踐困境,實現對現代化價值理念的重構。

二、在現代化發展方式和制度安排上實現了超越

綜觀世界發展中國家現代化的經驗教訓,中國的現代化是在準確把握現代化規律的基礎上,通過制定和實施系統、協調的戰略,妥善處理各種社會矛盾和利益關系,實現了社會主義制度的優勢與現代化現實需要的契合,其最直觀的表現就是把社會主義基本制度與市場經濟結合在一起,也因此實現了社會主義意識形態與現代性價值的內在和諧,既促進了社會主義制度和體制的自我完善,又給整個經濟社會發展帶來了前所未有的活力,這樣既能保證發展的動力,又能保證現代化的平穩性。這其中一個關鍵性和基礎性的因素,就是很好地厘清了市場與政府的關系。

回顧世界現代化歷程,“市場”與“政府”的關系問題始終是一道“世界性難題”。從理論上來看,西方社會不斷陷入經濟危機的原因,固然是資本主義的基本矛盾所致,但直觀存在的政府與市場關系的割裂或者對立,是不能有效應對經濟危機的關鍵原因。在西方經濟思想史上,以重商主義、凱恩斯主義為代表的經濟理論,主張發揮政府的主導作用。而以亞當·斯密、哈耶克、弗里德曼為代表的新舊學者,則主張讓市場起主導作用。在這樣的爭論中,西方政府與市場的兩分法形成了。“兩分法”導致政府和市場兩只手不能協同發揮作用,甚至互相掣肘,主張國家和政府只需充當為自由競爭市場經濟創造良好外部條件的“守夜人”即可,反對國家對經濟的干預和調控,指責微觀層次和宏觀層次的政府調控,并借此詆毀公有制和社會主義。中國在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中,對這一問題的認識逐漸走向成熟,認為二者是有機統一的,不是相互否定的,不能把二者割裂開來、對立起來,既不能用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取代甚至否定政府作用,也不能用更好發揮政府作用取代甚至否定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進而在實踐中才有了“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偉大理論創造,為解決市場與政府關系的“世界性難題”貢獻了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

在現代化的方法論層面,中國的現代化建設把歷史唯物主義和辯證唯物主義有效結合,運用歷史唯物主義,系統、具體、歷史地分析中國社會運動及其發展規律,自覺地堅持和運用辯證唯物主義世界觀和方法論,增強辯證思維、戰略思維能力,努力提高解決我國改革發展基本問題的本領。體現在現代化理念層面,就是“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的新發展理念,是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發展哲學,21世紀馬克思主義發展哲學。綜合以上因素,現代化中國方案,以其文化基礎的獨特性、價值理念的厚重性、意識形態的穩定性、目標導向的人本性、發展方式的革命性、實踐過程的有序性、治理主體的權威性以及對外交往的包容性,區別于西方的現代化道路。具體來說,現代化中國方案,形成了現代化的國家制度體系、市場經濟體系、國企運行機制、執政黨建設制度、社會治理格局、群眾動員機制,可以有效推進國家治理和社會治理的現代化,而且制度之間形成了很好的呼應、協同和銜接效應。

三、對現代化目標構建和評判標準進行了批判

一般來講,無論是在國家政治、社會生活還是個人的理想中,一種價值目標的實現,必須訴諸相應的價值理性。雖然,在資本主義發展史上,特別是工業化和技術革命的演進,始終在為工具理性提供明證,使得西方現代化在一定時期內取得了重大進展,催生了現代化中的“西方中心論”“工業化即現代化”“現代化即西方化”等邏輯,遮蔽了現代化的多樣性特性,誤導了一些發展中國家的現代化進程,特別是21世紀以來西方奉行的逆全球化思潮和行為、貿易保護主義,給世界全面均衡發展造成了巨大阻礙。歷史給我們的教訓是:以自由主義為指導思想、以工業化為唯一標準、以完全市場化為手段的現代化,必然造成社會發展和人的發展的物化、片面化和工具化。

馬克思恩格斯敏銳地覺察并批判了這樣的現象,提出“現代社會”應該是人本質地、全面地、自由地發展的社會。他批判資本主義的生產方式時說:“資本家對工人的統治,就是物對人的統治,死勞動對活勞動的統治,產品對生產者的統治,……這是物質生產中,現實社會生活過程 (因為它就是生產過程) 中與意識形態領域內表現于宗教中的那種關系完全同樣的關系,即主體顛倒為客體以及反過來的情形。”(《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8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469頁)而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的目的在于構建一種制度,給所有的人提供“健康而有益的工作”,給所有的人提供“充裕的物質生活和閑暇時間”,給所有的人提供“真正的自由”,因此,實現“現實的人”的全面自由發展,也成為馬克思恩格斯畢生努力的奮斗目標。追求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現代化目標,關注人民生活點滴、人民權利實現和人的自由全面發展,以人的現代化為核心價值實現國家和社會的現代化。這就是,要把增進人民福祉和促進人的全面發展作為國家建設的出發點和落腳點,中國發展目標是為人民謀幸福,中國發展的過程就是人民追求美好生活的過程,中國發展的最大成果就是人民生活的不斷改善,因此,從合目的性與合規律性相統一的角度來說,中國現代化之夢“歸根到底是人民的夢”。

與現代化目標體系相一致,西方對現代化的政治評判標準也是有偏頗的。西方的現代化,在經濟基礎層面就是市場化和工業化,在上層建筑層面就是西方話語中的民主和人權。西方始終沒有放棄以西方民主和人權標準代替民主和人權的普遍性原則的企圖,同時忽略了民主和人權在實踐中的特殊性和具體性,因此更為關注的是其所謂的“普世價值”語義下的價值評判。英國學者馬丁·雅克批評西方價值霸權說:“對西方人來說,評價一個國家政局的好壞、管理水平的高低,就是看這個國家是否有民主制度,而民主的標準就是看民眾是否有普選權,以及該國是否存在多黨制。”西方的政治評判標準是戴著有色眼鏡的評判標準,殊不知,民主不是裝飾品,不是用來做擺設的,而是要用來解決人民要解決的問題,必須“廣泛、真實、管用”。

中國的民主制度是實質上的真實民主,這從中國的協商民主和選舉民主相結合的制度中能找到答案,從中國的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取得的成效中也能找到答案。從人的發展角度來講,在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實踐中,中國堅持把人權的普遍性原則和當代實際相結合,走符合國情的人權發展道路,奉行以人民為中心的人權理念,把生存權、發展權作為首要的基本人權,協調增進全體人民的經濟、政治、社會、文化、環境權利,努力維護社會公平正義,促進人的全面發展。正是由于中國改革開放一邊實驗、一邊總結,理論與實踐的互動,使得40年的改革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由171元增加到2.6萬元,貧困人口累計減少7.4億,九年義務教育鞏固率達93.8%,建成了包括養老、醫療、低保、住房在內的世界最大的社會保障體系,基本養老保險覆蓋超過9億人,醫療保險覆蓋超過13億人,居民預期壽命由1981年的67.8歲提高到2017年的76.7歲,并成為世界上最有安全感的國家之一。這些充分證明,中國現代化的目標就是要讓人民群眾過上美好生活,而中國發展成就歸結到一點,就是億萬中國人民生活日益改善。

中國發展奇跡造福中國人民,也讓世界驚嘆,給世界人民帶來機遇,中國走出了與西方國家不同的現代化道路。這是一條不搞掠奪稱霸,倡導合作共贏的和平發展的現代化之路;這是一條科學發展、可持續發展、包容性發展的現代化之路;這是一條共建共享、以實現共同富裕為價值取向的現代化之路。現代化中國方案的形成不僅意味中國開啟了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新征程,而且使得科學社會主義在世界東方重新煥發強大的實踐活力,為發展中國家走向現代化提供了全新范本和選擇。

(作者單位:南開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天津市高校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研究聯盟;吉林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吉林大學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研究中心)

責任編輯:劉宇同校對:劉佳星最后修改:
0

开的什么生肖 香港马会控彩票 极速时时技巧方式 欧洲快乐赛车开奖结果 江苏时时 七乐彩周三综合走势图 五分赛车免费计划 6场半全场推荐 双色球蓝球走势图神州网 时时彩高手刷流水方案 时时彩官方APP叫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