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時代加強意識形態領域理論創新的主導作用
开的什么生肖

新時代加強意識形態領域理論創新的主導作用

牢牢掌握意識形態工作領導權,是黨的十八大以來一以貫之的要求。做好這項工作的基礎,是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指導下,加強意識形態領域的理論創新和實踐創新,構建一個讓人心悅誠服的堅實理論體系。

攝圖網_500816374

一、加強理論建設是掌握意識形態領域主導權的基石

黨的十九大指出,我國意識形態領域斗爭依然復雜。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的,當今時代,社會思想觀念和價值取向日趨活躍,主流的和非主流的同時并存,先進的和落后的相互交織,社會思潮紛紜激蕩。思想輿論領域大致有紅色、黑色、灰色“三個地帶”。對事物存在不同認識是必然的,在一些政治問題上存在不同認識也是正常的。但有的思潮要走封閉僵化的老路,有的要走改旗易幟的邪路,有的要顛覆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有的要破壞國家分裂疆土;黨內也有人在政治原則上存在問題。對此必須引起高度重視。

牢牢掌握意識形態領域主導權和話語權,需要以堅實的理論體系作基石。名不正則言不順,言不順則事不成。意識形態決定文化的前進方向和發展道路,關乎旗幟、關乎人心、關乎國家政治安全,其重要性不言而喻。毛澤東同志曾指出:“掌握思想領導是掌握一切領導的第一位”。如果一個執政黨倡導的意識形態受到比較系統的質疑或攻擊,某種程度上意味著該黨的執政地位受到了挑戰。解決這個問題的基礎,在于構建一個富于說服力和感召力的理論體系。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的,“理論上清醒,政治上才能堅定”,“理論上不徹底,就難以服人”。有了這樣一個理論體系,對模糊認識的澄清才更加有理,對錯誤思潮的斗爭才更加有力。這不僅是批判的武器,它本身就是武器的批判。

二、意識形態領域理論創新的重點

我國正走在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上。這是科學社會主義理論邏輯和中國社會發展歷史邏輯的辯證統一,是當代中國發展進步的根本方向。在新的歷史方位里展開意識形態領域的理論構建,必須圍繞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這個最大的理論創新和實踐創新的主題。

(一)深化有關科學社會主義的理論建設

傳統觀念深刻影響了我國的社會主義實踐。長期以來,“消滅私有制,實行公有制;大力發展生產力,創造極為豐富的社會物質財富;實行計劃經濟,消除商品生產和貨幣交換;實行按勞分配的原則;消滅階級和階級差別,國家將逐步自行消亡,變成一個自由人聯合體”等,被認為是科學社會主義的基本特征。以這些觀念為指導,新中國成立后,我們強調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性質上的對立,在生產關系上追求“一大二公”,建立了計劃經濟體制。基于對社會主義的這種理解,我們曾把不同性質的問題“都認為是階級斗爭或者是階級斗爭在黨內的反映”,對重大政策的爭論也往往以姓社姓資為判斷標準。

改革開放證明了理論創新的重要性和必要性。鄧小平同志多次指出:“我們必須從理論上搞懂,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的區分不在于是計劃還是市場這樣的問題。社會主義也有市場經濟,資本主義也有計劃控制”;“計劃和市場都是方法”。他還反復強調,搞清楚什么是社會主義,如何建設社會主義,“是最根本的一條經驗教訓”。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更好發揮政府作用,既是一個重大理論命題,又是一個重大實踐命題。“理論和實踐都證明,市場配置資源是最有效率的形式。市場決定資源配置是市場經濟的一般規律,市場經濟本質上就是市場決定資源配置的經濟。健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必須遵循這條規律。”“提出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改革目標,這是我們黨在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程中的一個重大理論和實踐創新,解決了世界上其他社會主義國家長期沒有解決的一個重大問題。”

新時代的實踐要求我們繼續推進理論創新。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是一場亙古未有的偉大實踐,迫切需要加強理論上的指導。新時代改革進程中存在的阻力,很多也與理論問題直接相關聯。總體上看,在是否需要深化改革的問題上,由于改革是對既有體制的修改和完善,而既有體制往往與傳統理論有較強的對應關系,難免有人用經典著作中的“個別詞句、個別結論”嚇唬人,因而一些思想觀念障礙往往不是來自體制外而是體制內;在深化改革的方向上,由于我們對改革的具體形式有一個摸索的過程,也難免有人想用似是而非的理論,誘使我們放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以至于有人懷疑改革的堅定性和政策的穩定性,使得我們不斷重申政策并給人民群眾吃“定心丸”,這往往是由于改革前進了,但與之相對應的理論還沒有充分構建起來,致使有人誤以為我們仍會堅持傳統的意識形態并必然回歸與之相對應的傳統固化觀念,改革開放只是權宜之計。只有從我國實際出發,加強馬克思主義理論建設,進一步闡明“什么是社會主義,怎樣建設社會主義”,進而形成邏輯嚴密且與實踐相統一的理論,才能充分發揮主流意識形態引領實踐、凝聚人心的作用,才能在新時代更好地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

由此需要采取更加科學的態度對待經典著作。改革實踐突破了對社會主義的很多傳統理解,因而如何使科學社會主義理論具備與時俱進的理論指導力和現實解釋力,成為一個重大課題,這就要求對待經典著作,不能采取實用主義的態度,更不能采取教條主義的態度。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的:“實際上,怎樣治理社會主義社會這樣全新的社會,在以往的世界社會主義中沒有解決得很好。馬克思、恩格斯沒有遇到全面治理一個社會主義國家的實踐,他們關于未來社會的原理很多是預測性的;列寧在俄國十月革命后不久就過世了,沒來得及深入探索這個問題;蘇聯在這個問題上進行了探索,取得了一些實踐經驗,但也犯下了嚴重錯誤,沒有解決這個問題”,“如果不顧歷史條件和現實情況變化,拘泥于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在特定歷史條件下、針對具體情況作出的某些個別論斷和具體行動綱領,我們就會因為思想脫離實際而不能順利前進,甚至發生失誤。什么都用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的語錄來說話,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沒有說過的就不能說,這不是馬克思主義的態度。同時,根據需要找一大堆語錄,什么事都說成是馬克思、恩格斯當年說過了,生硬‘裁剪’活生生的實踐發展和創新,這也不是馬克思主義的態度”。

責任編輯:劉媛校對:于川最后修改:
0

开的什么生肖 快乐时时b盘 五分彩万位实战经验 香港白姐手机高手论坛 极速赛车5码3期计划 七乐彩走势1000期 1345802679怎么换着买 秒速快3走势 扶风唤雨3d歇后语 体彩11选5自己刷流水 app密码忘了怎么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