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不怕路遠,哪怕一天只看一個點
开的什么生肖

習近平:不怕路遠,哪怕一天只看一個點

不怕路遠,哪怕一天只看一個點,也要看到真貧。只有看到中國貧困的真實狀況,我們才能作出正確的決策。

——習近平

4月15日,習近平的身影出現在山城重慶。在他的行程中,一個細節引起了《時政新聞眼》的注意。

習近平到訪時,村里剛剛下過一場淅淅瀝瀝的小雨,空氣中彌漫著清新的泥土味道。貧困戶老譚夫婦的老房子在半山腰。《時政新聞眼》數了一下,從公路邊到正房前,共有111級臺階。這些臺階隨地勢而建,從“之”字型蜿蜒變化為一路陡坡。總書記拾級而上,來到房前。兩位老人因體弱多病,在檐下相迎。

這一幕,似曾相識。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步履匆匆,千里迢迢,訪貧問苦的足跡遍布全國。無論嚴寒、酷暑、雨雪、風沙,無論險峻、泥濘、顛簸、崎嶇,多遠多難的路也擋不住他“看真貧、扶真貧、真扶貧”的決心。

河北 駱駝灣村

2012年歲末,習近平冒著零下十余度的嚴寒,頂風踏雪前往河北省阜平縣,專門了解當地的真實貧困狀態。位于太行山深處的駱駝灣村平均海拔1512米,村里608口人中,428人為貧困人口。

總書記走進村民唐宗秀家,“種了幾畝地、糧食夠吃不夠吃、養豬了沒有”,他關切地詢問,和老人家親切地拉起家常。唐家門外的小路用石頭鋪砌而成,走在上面深一腳淺一腳。她特意攙扶著送總書記走出門外,“我叫他慢著點,他也叫我慢著點,說路不好走。”

甘肅 布楞溝村

甘肅中部地區自然條件惡劣,清光緒四年,陜甘總督左宗棠率軍途經甘肅,不禁感嘆“隴中瘠苦甲于天下”。

△前往布楞溝村的路曲折險峻,非常顛簸。

山大溝深,道路陡峭,黃沙漫天。2013年2月,習近平繞過九曲十八彎,來到海拔近2000米的臨夏回族自治州東鄉族自治縣布楞溝村,入戶看望老黨員和困難群眾。

湖南 十八洞村

2013年深秋,湘西花垣縣十八洞村。沿著長滿青苔的崎嶇小路,總書記走進苗族貧困村民施齊文的家。

簡陋的苗寨狹窄擁擠,木質地面凹凸不平,谷倉、床鋪、灶房、豬圈,習近平一一察看。施齊文的老伴石爬專大娘怕總書記絆倒,拽著他的手,緊緊跟隨。正是在與十八洞村村民的一場座談中,總書記首次提出“精準扶貧”理念。

內蒙古 阿爾山

2014年農歷春節前夕,內蒙古大草原千里冰封。習近平頂風踏雪,冒著零下30多度的嚴寒,來到地處邊陲的內蒙古興安盟阿爾山市。

阿爾山市地處林區,當時正處于禁伐后艱難的產業轉型時期。習近平沿著棚戶區雪后濕滑的道路,前往74歲的困難林業職工郭永財家,看望慰問。

安徽 大灣村

2016年初夏,安徽金寨縣大灣村。這天下午,習近平沿著山路顛簸一小時,來到這個皖西村落考察脫貧工作。

總書記沿著陡坡前行,沿途察看扶貧項目,茶園、魚塘、小型光伏電站……他邊看邊問成本效益,邊走邊算脫貧時間賬。

青海 班彥村

2016年8月23日上午,腳蹬雨靴的習近平,深一腳淺一腳,行走在泥濘的工地道路上。這里是正在實施易地扶貧搬遷的青海省互助縣班彥村,新村建設正如火如荼。

習近平走進村民新居,問面積、看結構、探質量。在土族貧困戶呂有金家,他與一家人圍坐桌邊,細細詢問,親切交流。

山西 趙家洼村

2017年6月21日下午,習近平驅車1個多小時,來到山西忻州市岢嵐縣趙家洼村考察。

趙家洼村是呂梁山集中連片特困地區的深度貧困村。當天下午,總書記登上臺階,翻過土坡,接連走訪了劉福有、曹六仁、王三女這三戶特困戶。

四川 三河村

2018年2月11日上午,雪后的大涼山艷陽高照,沿途霧凇銀光閃閃。習近平乘車沿著坡急溝深的盤山公路,往返4個多小時,來到大涼山腹地的昭覺縣三岔河鄉三河村。

三河村平均海拔2500多米,是一個彝族貧困村。習近平沿著石板小路步行進村,先后看望了村民吉好也求、節列俄阿木兩戶貧困家庭。

習近平說,不怕路遠,哪怕一天只看一個點,也要看到真貧。只有看到中國貧困的真實狀況,我們才能作出正確的決策。

這次赴重慶考察調研,習近平換乘飛機、火車、汽車,歷經7小時,專程來看一個貧困村,“解剖麻雀”。在華溪村,總書記說,脫貧攻堅是我心里最牽掛的一件大事。

唯此,才能理解他哪管山高路遠,只顧風雨兼程。

責任編輯:劉宇同校對:劉佳星最后修改:
0

开的什么生肖 重庆时时最新开奖号码 代理棋牌游戏 广东福彩公众号 猜大小单双技术 世界杯投注正规app 福建时时诈骗团伙 ipad怎么下载软件 非凡炸金花手机版下载 后二包胆什么意思 21点扑克手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