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外”合力提升農民工就業質量
开的什么生肖

“內”“外”合力提升農民工就業質量

核心閱讀

實施就業優先戰略,促進經濟健康發展、實現就業發展目標,離不開整體就業狀況的穩定與就業質量的全面提升,其中,穩定農民工就業、提升其就業質量,成為整體工作的重中之重。實現更加穩定、更高質量的就業,離不開政府部門與企業的“外發力”,但更離不開向農民工自身進行的“內挖潛”。

在當前應對經濟下行壓力加大和困難企業增加的情況下,農民工就業更容易受到沖擊,保農民工就業更需各級政府精準發力,使外部環境的寬松和自身技能的提升,形成扶持農民工比較充分就業的合力發展態勢。就業是農民工進城的立足之本,通過積極的外部助力和內部激發的活力,使農民工在比較充分就業中,達到就業質量有新的提升才是根本目標。顯然,實現更加穩定、更加高質量的就業,離不開政府部門與企業的“外發力”,但更離不開向農民工自身進行的“內挖潛”。

破除阻礙農民工就業質量提升的體制機制藩籬

國家統計局近期發布的最新統計數據顯示,2018年,我國農民工總量已達2.88億余人。另據2018年初中華全國總工會發布的數據,全國職工總數當年已達3.91億人左右。也就是說,我國產業工人中,近8成為農民工,農民工已成為產業大軍的主體。可以說,穩定就業、提升就業質量,首當穩定農民工就業,提升農民工就業質量。

近年來,我國農民工的整體就業質量穩步提升,農民工的就業機會日益增多、勞動權益得以保障,且各地的就業環境不斷改善,農民工的就業能力不斷提高。但是,長期以來,受制于城鄉二元制度的制約、中西部經濟發展不平衡狀況的存在,居住政策、戶籍制度以及城市對農民工尚未提供全面、均等的公共服務等因素的影響,總體來看,農民工的就業質量就業選擇余地仍然偏少,行業和職業均具有高流動性及高風險性特征,農民工權益受到侵害的現象時有發生,總體就業質量尚存在較大的提升空間。

從宏觀層面而言,穩定農民工群體就業、提升其就業質量,最根本的還在于破除城鄉二元制度,實現城鄉融合發展;堅定不移、積極穩妥、分步推進農民工的市民化,使“農民工”這個詞匯逐步成為歷史;要加快工業化、城鎮化以及農業現代化的發展步伐,以大城市為依托,以中小城市為重點,逐步形成輻射作用大的城市群,吸納、包容更多的農民工到城市中工作、生活;城市的公共服務要逐步實現均等化,要為農民工提供與城市居民一樣的高質量公共服務,在子女教育、住房、醫療、養老及精神文化生活方面,要打破體制機制壁壘,讓農民工享受與城市居民一樣的待遇。

當然,實現上述目標,需要有條不紊地加以推進,需要假以時日。同時,也需要不斷加快發展步伐,以期實現從量變到質變的根本性改變。

支持農民工投身城市工作、生活中

從根本上說,穩定農民工群體就業、提升其就業質量,離不開農民工自身的改變,離不開農民工群體全新自我的形成。毋庸諱言,受農民工自身語言、生活習慣以及生活方式的影響,思想觀念相對保守,農民工對于城市生活、城市生活節奏以及諸多新生事物多在內心里排斥、抗拒,這導致他們與城市生活多格格不入。加之城市居民對農民工群體的各種偏見,造成了農民工群體客觀上與城市居民群體的格格不入。

相關部門應從長遠發展著眼,促使農民工盡快從心理上、行動上融入城市工作、生活,真正改變自身的精神狀況,應多在改變農民工整體心理狀態以及精神狀態、精神風貌上下功夫。在工作中,應針對農民工普遍的心理狀況,有的放矢,以謙和的、平等的姿態對待農民工,喚起他們的自信、打消他們的自卑,激發他們對工作、生活的熱情與積極性。

在具體工作中,應有兩個“正視”及兩個“不排斥”意識,即正視農民工普遍素質有待提升、精神狀態不佳的現實;讓農民工正視自身存在諸多短板的現實,進而雙重發力、雙重加以改變。城市居民不排斥農民工參與、投身城市精神文化生活及公共事務,農民工自身不排斥城市精神文化生活、城市生活節奏以及新生事物。

同時,還應充分建立起社會的信任機制,讓城市居民與農民工互幫互助互信。應擴大農民工的社會交往,提高他們的社會適應能力,使其與城市居民更快、更好地彼此接受、融合。與此同時,應著力改變農民工的工作待遇、工作環境及工作條件,保障、維護農民工的工作生活權益,提升他們的消費水平。使他們有與城市居民一樣的閑暇時間、一樣的工作待遇以及一樣的熱情,積極參與、投身城市生活。

當然,相關部門的工作還需進一步精準、有效,使事務性的工作充滿人文關懷,充滿對農民工群體的愛,充滿對改變其現狀的熱情。

調動農民工提升自身素質以及掌握職業技能的積極性

近年來,提升農民工的職業技能、令其掌握一技之長受到各方重視,擁有職業技能的農民工增加對穩定就業、提升就業質量意義重大業已成各方共識。隨著對農民工群體職業技能培訓力度的加大,擁有各方面技能的農民工大量涌現,成效斐然。

但總體來說,技能型工人在農民工群體中的總量仍然偏低,農民工職業技能培訓的專業化、市場化程度仍嫌不足。在農民工職業技能培訓方面,還存在諸多體制機制以及投入等方面的短板。數據顯示,最近幾年,我國農民工中接受過職業技能培訓的比例一直徘徊在30%左右。并且,這些接受過職業技能培訓的農民工距真正獨當一面、掌握一技之長的技能型工人尚還有一定的距離。

企業作為農民工職業技能培訓的主體,承擔著培訓農民工、使其從一無所長一變而成技能在身的技能型工人的重任。但囿于一些農民工流動性大、職業轉換快甚至存在“短工化”的現實以及經營上投入產出比方面的考量,加之一些農民工自身學習能力不強、學習熱情不高等因素,使得不少企業往往吝于在農民工職業技能培訓方面的投入。久之,使得一些農民工自身安于現狀,只能從事簡單的勞動密集型行業的工作。

只有加大對農民工群體的培訓力度,使更多的農民工成為掌握相關方面技能、成為技能型工人,才能從根本上穩定就業、提升就業質量,進而促進經濟社會的健康發展。而從現實來看,企業只有加大培訓的投入力度,才能提升生產質量與規模,在企業內部形成培訓發力、培訓倍增效應的良性循環。

當下,農民工職業技能培訓中存在的一個很大的問題是,被動型、填鴨式以及“任務式”培訓居多。而如何增加培訓的魅力與受歡迎度,讓農民工認識到培訓的重要性,令其主動、積極甚至自掏腰包參加培訓,成為擺在相關部門、企業乃至全社會面前的一道待解的課題。

這就更需大力更新農民工的觀念,要讓其認識到,職業技能培訓并非可有可無,其可以實實在在地改變自我。同時,要讓農民工看到自我價值的實現、“真金白銀”的到手以及自身的改變,皆系于職業技能培訓。甚或可以說,此乃其自身能否立足于工作、能否融入城市工作、生活必須邁過的一道坎。

國家統計局的最新數據顯示,目前,農民工平均年齡為40.2歲,40歲及以下農民工所占比為52.1%,1980年及以后出生的新生代農民工占全國農民工總量的51.5%。另有數據顯示,現今,高中及以上學歷的農民工已達71.8%。

這些數字告訴人們,當今時代,農民工群體早已不是傳統意義上的“農民工”。新生代農民工顯然具有更大的改變自我的動力、更強烈的接受職業技能培訓的意愿以及更好融入城市工作、生活的熱望。在此,相關部門、企業及全社會,都應認識到這一變化了的現實,適應這一變化了的現實,在對農民工的職業技能培訓上應舍得投入、善于投入。應堅信對農民工群體的職業技能培訓投入愈快、產出愈快,投入愈大、產出愈大。

總之,應充分調動起農民工群體接受職業技能培訓的積極性,點燃其心中自我職業發展、自我技能提升的激情。由此,使農民工群體的就業質量得以穩步提高,進而實現產業工人整體就業水平的提升,促進經濟社會持續、穩定、健康發展。

責任編輯:劉宇同校對:劉佳星最后修改:
0

开的什么生肖 精灵ol手游官网 pk10模拟投注手机版 全天飞艇免费计划二期在线 11选5彩票助手app 快乐时时计划软件下载 新加坡金沙场 广东南粤风釆36选7结果 尚合平台彩票平台怎么样 腾讯分分彩娱乐平台1980 20选5第2019167开奖结果